<object id="u04gm"><div id="u04gm"></div></object>
<object id="u04gm"></object>
<acronym id="u04gm"><noscript id="u04gm"></noscript></acronym>
所在位置:首頁 > 文化

爺爺的木盒子

發布日期:2022-06-24信息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字號:[ ]

這天,我陪爺爺去醫院做手術前,他鄭重地把一個木盒子交給我說:“把它保存好!”

爺爺這是在向我交代后事嗎?我內心頓時酸楚起來。

已經有一段時間了,爺爺干咳,還發低燒、出虛汗,我勸爺爺去醫院看看。他總說,傷風感冒,不要緊。可打那以后,我明顯感到,爺爺瘦了,背越來越駝。有一天,我拽著爺爺的胳膊,執意要帶他去醫院,爺爺這才告訴我,已經去過醫院了,查出肺部長了不好的東西。

我要給在外地工作的叔打電話,爺爺不讓。我要給嫁到外地的姑打電話,爺爺也不讓。理由是,不給他們添麻煩。

我從兩三歲就跟著爺爺,再開學,我就是高中生了。叔和姑都遠在百里之外,爺爺身邊沒人怎么行?我瞞著爺爺,給叔和姑打了電話。

爺爺參加過抗美援朝,戰斗中被炮彈炸傷,至今肉里還留著一顆鋼釘,還有一塊彈片距離爺爺的心臟只在毫厘之間。后來爺爺作為傷殘軍人,轉業到民政局,退休前是局長。

爺爺當局長時,基本顧不上家。叔技校畢業,先在一個工廠當技工,工廠倒閉后出外打工。姑上完高中就跟一個賣服裝的人去了外地。奶奶始終在農村種地,不到六十歲去世。此后,叔和姑像是跟爺爺賭氣一樣,很少回家。

我只聽說爺爺沒退休前,每年有多半年時間在鄉下,越是逢年過節,越不著家。還有,爺爺下鄉,多是徒步,他喜歡穿軍用膠鞋,一年穿壞四五雙。

我記得小時候逢年過節,常有人攜帶禮物來看爺爺,爺爺總要折價付錢,如果不收錢,就讓人家把禮物提回去。

爺爺手術前一天晚上,我和他躺在了一張病床上,我感到他的腳像冰一樣寒冷。有那么一刻,我不由抽泣起來。爺爺聞聲,有意動動,示意他的存在。

叔和姑夜里趕來了,他們讓護士把我叫到值班室,姑給了我一塊雞蛋餅,叔夸我長高了長大了。

叔問:“你知道有個木盒子放在什么地方嗎?”

我立即將頭扭向別處,好像他是專門奔著木盒子來的。

第二天,爺爺被推進手術室,但很快又被推了出來。正在納悶時,爺爺告訴我:是診斷錯了。我頓時高興地跳了起來。

辦了出院手續,可在返回路上,爺爺卻不住地咳嗽,幾次都差點背過氣去,病情像是越來越嚴重了。我不知所措,只能給他捶著背問:“好些了嗎?”

爺爺點點頭,緩慢地說:“其實,沒有誤診,已經到了晚期。”

我不由哭出聲來。

待我攙扶著爺爺艱難地回到家,發現叔和姑正在家里找著什么。叔和姑同時將我叫到另一間屋:“木盒子呢?”

我指了指角落里的桌子,他倆相互看看,都示意對方打開。最后還是叔顫抖著雙手,小心翼翼地將木盒子打開了。

里面有一個紅綢子包裹,再層層剝開,現出一個十幾人的名單,上面是爺爺扶助的孤寡老人:無兒女、重病、殘障……還附了說明:“以上這些人,每人每月200元,均在我撫恤金中支付……”還有一封短信,是寫給叔和姑的,大概是說自從以身許國,照顧家里時間少,請他們原諒……叔和姑呆在原地,眼睛濕潤了。

木盒最底下是一份收養材料,上面寫著我的名字。我竟然是烈士的后代,父母在一次抗洪搶險中,為轉移群眾,雙雙被洪水吞沒……(尹小華)


无码抽插视频